首页 > 房产资讯 >新闻内容

深圳一宗大型“套路租”案52人获刑,首犯判17年、罚80万元

2020年05月25日 17:12

近日,深圳龙岗区人民法院判决一宗大型“套路租”案件,对被告人王某群、赵某为首的犯罪团伙共52人涉恶案件作出一审判决,认定52名被告人的行为已同时或分别构成强迫交易罪、敲诈勒索罪、寻衅滋事罪,分别判处其有期徒刑17年到1年7个月不等,分别并处罚金80万元到1万元不等。并处罚金、责令退赔共计430万元。


有组织犯罪团伙套路租客牟利

龙岗法院介绍,该案判决书共308页,长达22.3万余字,为龙岗法院史上最长,详细陈述了52名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和证据。

龙岗法院经审理查明,自2015年以来,被告人王某群出资承租房源,装修成公寓后,纠集同乡、亲属等人加入其组织,由业务员网上诱骗租客先交纳定金,到签订租赁合同时,租客发现合同内不合理的条款和费用,不愿意签订合同,管理员以不签合同就不退还定金、威胁等手段,迫使租客签订合同并入住。

租客入住后,部分业务员强行向租客索要中介费;租客退房时,管理员利用合同中的不合理条款并设置不合理的要求,使租客不能正常退房,或采用威胁等手段,致使租客无法拿回或无法全额拿回押金,进而将押金非法占为己有。


52人获刑,首犯被判17年、并处罚金80万元

龙岗区法院经审理认为,被告人王某群、赵某等52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无视国法,采用威胁手段强迫他人租赁房屋,有组织地实施强迫交易、寻衅滋事、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,获取巨额非法利益,其行为不仅直接侵害了租客利益,还使租客对二手房屋租赁市场产生了信任危机,影响了守法房东的正常经营,扰乱经济、社会生活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,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。

龙岗法院以强迫交易罪、敲诈勒索罪、寻衅滋事罪,数罪并罚,分别判处52名被告人有期徒刑17年到1年7个月不等,分别并处罚金80万元到1万元不等,并处罚金总计177万元。其中,以被告人王某群犯强迫交易罪、寻衅滋事罪、敲诈勒索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7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。

另据了解,本案中冻结的存款、扣押的车辆、查封的房产,依法处理后,按比例退赔给各被害人,退赔金额总计253万元。


相关推荐

租客网:深圳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?

租客网:深圳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?作为一线城市的深圳,今年无疑也经历艰难的现状,各行各业今年比起过去所能提供的岗位大量减少,在如此大环境之下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?深圳是是小公司占了很大比例,目前境外订单逐步大量减少,无论外贸还是跨境电商,跨境物流在短时间内必然是停滞。其它行业比如:外贸订单下降甚至无订单工厂面临长时间停工、快递量下降快递员失业、外卖单量低导致外卖骑手岗位减少…深圳房子租金一直很贵,普通单间已经普遍去到1500,一房一厅接近2000多,目前收入低得状况下,普通打工者能长时间停留深圳找工作的承受能力下降,必然无奈回老家或者去别的城市后选择退房的比例大量增加。自从近几年来深圳出租房本就由于租金贵存在一定比例的空置量,今年疫情导致各个行业影响严重,自然也是导致大量求职者面临失业,离开深圳成为一种必然事件。生活压力增大,消费者消费意愿下降,再加上对病毒的防范,实体店举步维艰,大商场流客少,消费低。深圳公司中占很大比例的电商公司,由于各大平台上下单量然会大幅度下降,电商公司仓库员工比去年少了许多,并且也影响了物流与快递行业的工作量,以及提供相应的岗位减少。大量无法就业或者找到合适岗位的年轻人,不得不面对深圳当下的现实,工厂提桶跑路,回老家或者换城市寻找新的机会,离开深圳成大概率事件。在深圳目前就业难的大环境之下,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?(文章摘自网络,侵删)

2020年04月10日 14:16

复产复工推动租赁行业迅速回暖,企业注册量环比上升427%

疫情对各行各业来说都是一场大考,不少企业都面临着运营难题。对于房屋租赁行业来说,原本春节是客户换房、新签的高峰期,疫情的突然到来让这一行业几乎停滞。为了在疫情期间存活下去,不少房屋租赁企业推动断续优惠政策解租客燃眉之急,也有不少企业在这个冬天死去,不过我们终究盼来了春天。2019年我国流动人口规模超2.5亿,其中租赁人口近2个亿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我国共有172万家房屋租赁相关企业,其中在业存续的企业为146万家。受到相关政策激励和人们生活消费习惯转变等因素影响,近五年我国房屋租赁企业注册量呈现几何式增长,并于2019年创下注册量新高,达36.7万家企业,较2018年增长了32.5%。与人口流向相关,房屋租赁市场主要集中于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及沿海地区,企查查数据显示,山东为我国房屋租赁企业数量最多的省份,广东、江苏次之。虽然我国房屋租赁市场规模正在逐渐扩大,但企业质量依旧良莠不齐,注册资金低于500万的租赁企业占据了总量了60%,而注册资金在5000万以上的企业仅占据了8%,租赁行业头部企业与中小企业资源呈现不均匀分布趋势。在国家政策支持下,房屋租赁行业正在迎来金融深化的变革,不少人意识到金融资源才是未来房企发展的核心,更多的金融思维、金融潜力、金融资源正在融入房屋租赁市场。企查查图表显示,日前共有310起有关房屋租赁的投融资事件,其中天使/种子轮占据市场12%份额,新三板/上市则占了6%。受疫情影响,今年1月和2月我国房屋租赁企业注册量均低于往年同期,2月企业注册量仅为5550家,同比降低55%。但房屋租赁是一个充满活力的行业,疫情的影响把租房形式从“短时间高峰”转变成“阶段性长时间稳定”,今年3月份企业注册量迅速上升,达到往年同期水平,较2月环比上升427%。全国各地复产复工的步伐加快,返程人员逐渐增多,房屋租赁市场正在迅速回暖。长租机构头部企业自如数据显示,3月用户续约率相比过去一年提升了约10%,成为近一年历史高点;业内人士也表示,虽然今年复工租房潮同比往年略有延后,但房屋租赁市场热度正在回升,146万家企业的春天正在到来!

2020年04月16日 01:48

定向降准首批资金落地:带动融资成本下行 政策仍有空间

4月15日,市场迎来定向降准首批资金。这一举措将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,有助于引导市场利率下行,也有利于促进降低小微、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。随着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,CPI开始高位回落,货币政策在注重与财政、就业等政策协同配合方面仍有发力空间——  4月15日,市场迎来定向降准首批资金。  4月3日,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实施年内第三次降准。此次降准为定向降准,分4月15日和5月15日两次实施到位,防止一次性释放过多导致流动性淤积,确保降准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较低利率投向中小微企业。  此次降准公布后,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,资金利率加速下行,多期限资金利率创下近年来新低。  资金价格创新低  4月14日,DR001也就是银行间存款类机构以利率债为质押的1天期回购利率均值,继续保持在1%以下。  从历史走势看,DR001低于1%的情况并不多见。2019年年中、年末以及2020年年初,这一利率曾一度跌至1%以下。4月3日,央行宣布将实施定向降准后,DR001再度跌至1%下方。4月7日,DR001一度跌至0.6%,成为该指标自2014年12月15日公布以来的历史最低值。随后,这一利率有所回升,但截至4月14日收盘,这一利率仍然保持在1%以下。  实际上,2月份以来,市场资金利率就趋于下行。2月开始,央行在公开市场的操作利率、中期借贷便利(MLF)利率、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“接力式”下调,资金利率开始逐步下行。  上海银行(8.320,-0.05,-0.60%)间同业拆放利率(Shibor)各期限品种曲线自2月开始逐渐下行。与3个月前的水平相比,Shibor隔夜品种和3个月期品种均已累计下行超过100个基点。  不仅是短期限的资金利率下行,较长期限的资金利率水平也在走低。3月、6月、9月和1年期Shibor上周以来均出现显著下滑。1个月期至1年期Shibor分别跌至11年来的最低点,1年期Shibor首次跌破2%至1.73%。  带动融资成本下行  近期短中长期资金利率显著下行,与央行加大流动性投放、引导市场利率下行有关。  今年以来,央行已三次降准,中长期流动性投放力度较大,使得中长期限的资金更为便宜。随着流动性投放力度的加大,银行间流动性充裕。  这从一季度金融数据大幅超预期也能看出来。一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7.1万亿元,同比多增1.3万亿元;3月末M2增速10.1%,达到近年来的高位,重新回到两位数增速;社会融资规模增速11.5%,比2019年年末提高0.8个百分点,逆周期调节有力。  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也带动了社会融资成本明显下降。数据显示,3月份一般贷款平均利率是5.48%,比LPR改革前的2019年7月份下降了0.62个百分点。代表性的市场利率——10年期国债利率3月末比去年的高点下降了0.84个百分点,企业债券利率比2019年高点下降了大约1个百分点。  统计数据显示,一季度五大国有商业银行新增的普惠小微贷款达2400亿元,同比多增了750亿元。这五家大行的普惠小微贷款利率是4.4%,比去年全年的平均值下降了0.3个百分点。  在4月15日定向降准落地后,将为市场带来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,平均每家中小银行可获得长期资金约1亿元,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。  货币政策仍有空间  定向降准落地后,业内专家认为,接下来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仍有空间。  中国民生银行(5.780,0.00,0.00%)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,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效,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,CPI开始高位回落,为货币政策操作打开了更大空间。 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,3月份CPI同比上涨4.3%,涨幅比上月回落0.9个百分点。这是CPI同比涨幅连续两个月收窄,并回落到5%以内。  温彬认为,下阶段,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背景下,货币政策调控应由数量型工具向价格型工具转换,一方面引导国债收益率曲线整体下移,推动企业债融资利率下行;另一方面适时适度下调存款基准利率,引导LPR利率下降,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。  “货币政策在注重与财政、就业等政策协同配合方面仍有发力空间。”交通银行(5.180,-0.01,-0.19%)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认为。  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例会指出,要健全财政、货币、就业等政策协同和传导落实机制,对冲疫情对经济增长的影响。  温彬表示,增强财政和货币政策联动,要在信贷投向上加大对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、新基建、民生工程等领域支持力度,支持居民消费升级,提高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信贷占比,不断优化信贷结构。  唐建伟认为,未来货币政策在继续通过降准、公开市场操作、MLF投放等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,引导市场利率稳中有降的同时,还应抓住CPI回落的时机,适时通过调降MLF操作利率,引导LPR的下行,带动贷款利率的下降来降低企业和居民部门资金成本,为稳投资、促消费、扩内需做贡献。  唐建伟表示,此外,还可在适当的时机对存款利率进行“并轨”,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。在市场利率下行趋势中,实现银行负债成本与市场资金成本趋势的联动,减轻银行负债端压力,激发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的主动性。责任编辑:蒋晓桐

2020年04月15日 12:11

  • 扫描关注
  • 微信二维码
  • 快速获取新资讯